中国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中国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12:49:5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法杰当庭说,如果他有意贪污被指控第一项中的15万元公款,为何在收到借条的4年多的时间里,不利用手中的权力,将借条变现,从乡政府要回15万公款呢?贪污具有隐秘性,他为何通过“向乡政府财务人员打借条”这种“人证物证俱在”的公开方式进行?借条的基本内容包括:出借款人、币种、借款金额、用途、利息、还款时间、借款时间。但4张借条中均缺失借款利息,还款时间。这些借条是正常的借条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于法杰曾任翟庄乡乡长和乡党委书记,该乡现已更名为街道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2月1日,任乡长的于法杰以支付龙塘村工作经费的名义,从70万元占地补偿款中中,分两次支取共计10万元,据为己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3年,20岁的农家子弟于法杰从洛阳市林业学校毕业,分配到家乡许昌市鄢陵县一个乡镇,任林业干事;干了13年,他升任副乡长;1994年,他从许昌调到了漯河,在干河陈乡任副乡长;1997年,他平调至翟庄乡任副乡长;1998年,他升任翟庄乡乡长;2001年,他又进了一步,任翟庄乡党委书记;当了6个月的乡党委书记后,于法杰调任漯河市源汇区财政局局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8月12日,河南郾城区法院,于法杰希望法院尽快重审自己的贪污案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法杰对上游新闻(报料微信号:shangyounews)记者表示:“恳请,再恳请,郾城区法院别拖了,即便还认定我这个一毛钱没有贪的人犯贪污罪,我也尊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法杰向上游新闻记者解释,2000年,区财政和乡财政是分开的,乡里给职工发工资及其他公务开支全靠自收自支。基于此,财务管理不如现在规范、严谨。乡财务人员给其打借条,只是证明从其处领到了公款用于公用,“打借条打收据都可以。到时候扎帐审计时,用借条或者收据冲抵,帐是对的即可。说我财务管理不规范我完全同意,说我贪污压根站不住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法杰称,他没有擅自保管,涉案的70万元存在由其保管的乡政府的一个对公账户上,是从漯河市一上市公司通过合法渠道领回,该公司账目上作了清晰明白的记录。保管这70万元,是得到了时任翟庄乡党委书记的同意,也是在落实其“便于公务开支”的指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检察院的三项犯罪事实的指控,法院只认定了“不到一项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8月29日,任乡长的于法杰以向谢铁毛支付修路款的名义,从70万元占地补偿款中中支取7万余元,将其中的5万元据为己有。